<table id="mmnsz"><strike id="mmnsz"></strike></table>
<track id="mmnsz"></track>

<p id="mmnsz"></p>
  • <pre id="mmnsz"></pre>

  • <object id="mmnsz"><label id="mmnsz"></label></object>

    工程量清單中未填寫單價的項目應如何處理
    發布時間:2021/9/13

    工程量清單中未填寫單價的項目應如何處理

     
    案例分析

    工程量清單中未填寫單價的項目

    應如何處理

     

    在工程量清單計價模式項目中,很多術語有其特定含義,但實踐中,當事人往往因為各種原因錯誤使用各種術語,并因此導致糾紛。在《建設工程工程量清單計價規范》(GB50500-2013)(以下簡稱清單計價規范)中,“工程量清單”、“招標工程量清單”、“已標價工程量清單”分別有其不同的含義,本文即通過對一個案例的具體分析,說明何謂“已標價工程量清單”及在工程量清單中未填寫單價的項目應該如何處理。

     

    基本案情

     

     

     

    甲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與乙機電安裝公司簽訂《**港綜合碼頭電氣工程D包(電氣設備安裝)工程合同文件》一份,約定甲公司將案涉工程交乙公司施工。合同第一部分合同協議書第2條載明“承包范圍:**港慈湖綜合碼頭電氣工程D包(電氣設備安裝)工程,具體內容見招標文件(含工程量清單、設計文件)”合同第五部分工程量清單中,設備材料報價表第2至16項的電纜及橋架僅標注了規格及數量,未標注單價及合價。合同第七部分專用合同條款第1.5.1條載明“承包人按固定單價合同方式確定承包合同價格”第17.1.4條載明“承包人未在已標價工程量清單中填入單價或總額價的工程子目,將被認為其已包含在本合同的其他子目的單價和總額價中,發包人將不另行支付”。經查,案涉工程在兩次招標流標后,案涉合同并非通過招投標方式簽訂。施工過程中,承包人因對該部分存在爭議向發包人發出通知暫?,F場施工。雙方因此成訴,發包人要求承包人繼續履行案涉施工合同。

     

    案件分析

     
     
     

    一、何謂“已標價工程量清單”及“已標價工程量清單”中未填寫單價的處理

     

    “已標價工程量清單”有其特定含義,根據清單計價規范第2.0.3條規定:“已標價工程量清單  構成合同文件組成部分的投標文件中已標明價格,經算術性錯誤修正(如有)且承包人已確認的工程量清單,包括其說明和表格。”第6.2.7條規定:“招標工程量清單與計價表中列明的所有需要填寫單價和合價的項目,投標人均應填寫且只允許有一個報價。未填寫單價和合價的項目,可視為此項費用已包含在已標價工程量清單中其他項目的單價和合價之中。當竣工結算時,此項目不得重新組價予以調整。”

     

    所謂“已標價工程量清單”,特指在使用工程量清單計價方式的招投標項目中,承包人投標時標注價格的工程量清單。清單計價規范6.2.7條的意義在于,在使用工程量清單計價方式進行招投標時,投標人應當對其投標文件的價格風險承擔責任。如果投標人在投標時,部分項目未填寫單價,則可以視為對該項的報價為0元,在工程結算時,對應的項目不能再行計價。

     

    二、案涉合同中的工程量清單不屬于“已標價工程量清單”,不宜適用上述原則處理 

     

    案涉工程在兩次招投標流標后,雙方系協商訂立合同,并未采用工程量清單招標的方式,但雙方實際上繼續沿用了前期招投標所使用的合同文本,故出現了在非招投標時合同文本中仍然出現了“已標價工程量清單”的問題。

     

    招投標模式與雙方協商訂立合同,其締約過程存在一定的不同,故可能導致不同的法律后果?!睹穹ǖ洹返谒陌倨呤粭l規定:“當事人訂立合同,可以采取要約、承諾方式或者其他方式。”第四百七十三條第一款規定:“要約邀請是希望他人向自己發出要約的表示。拍賣公告、招標公告、招股說明書、債券募集辦法、基金招募說明書、商業廣告和宣傳、寄送的價目表等為要約邀請。”因此,在通過招投標模式締約時,含有“招標工程量清單”的招標文件屬于要約邀請,含有“已標價工程量清單”的投標文件屬于要約,中標通知書屬于承諾。通過招投標模式訂立的合同,要約邀請、要約、承諾幾個環節是相互有一定獨立性的,發包人并未參與“已標價工程量清單”的制定環節,“已標價工程量清單”中的價格填寫正確與否當然是承包人的責任,而且發包人發布招標工程量清單的本意,就是要求承包人在投標時逐項填寫清單項目的單價,承包人對于個別項目不填寫單價,作為發包人來說,理解為承包人就該項報價為0元也無可厚非。而在雙方協商訂立合同這種模式下,缺少了發包人發布招標工程量清單這個要約邀請的環節,要約和承諾兩個環節已經完全融合在雙方協商簽訂文本的過程中,甚至可以說,此時已經很難說哪方是要約人哪方是承諾人,與招投標模式相比,協商訂立合同缺少了“發包人要求承包人根據招標工程量清單逐項填寫單價”這個意思在內,同樣是個別項目沒有填寫單價,可能就要做出不一樣的解釋。因為締約過程中,沒有逐項填寫清單的要求,那么,個別項目的沒有填寫也就不能認為是承包人填寫錯誤,而應當認為工程量清單中的單價是雙方共同協商的結果,如果合同中部分項目未填寫單價的,不宜認為屬于承包人的責任,而應當認為雙方就該項目沒有約定。

     

    案涉合同未采用招投標模式簽訂,案涉合同中的工程量清單并非“已標價工程量清單”,故不能適用合同第17.1.4條關于“已標價工程量清單”的約定及清單計價規范第6.2.7條規定。合同載明計價方式系固定單價合同,合同中任何子目的單價應認為系雙方協商確定,故在案涉工程量清單中未標注價格的項目宜理解為沒有約定,屬于需要在施工過程中由甲方定價,雙方暫時無法確定價格。

     

    三、承包人是否可以在相關材料價格未確定的情況下暫停施工      

     

    根據《民法典》第五百一十條規定:“合同生效后,當事人就質量、價款或者報酬、履行地點等內容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可以協議補充;不能達成補充協議的,按照合同相關條款或者交易習慣確定。”因此,合同沒有約定的法律后果并不包括合同無法繼續履行或當事人可以因此拒絕履行。

     

    當事人履行合同,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不能因部分項目無法達成一致而拒絕履行合同。從雙方合同約定及工程量清單來看,雙方并未約定過訴爭的電纜及橋架屬于甲供材,故不存在需發包人提供后承包人才可施工的問題。承包人應按施工慣例,報發包人確定材料品牌及價格后,自行購買,并依合同約定的工程款支付方式執行。本案中,承包人并未證明其申報了訴爭材料品牌及價格,不能證明系發包人未審核或是其他原因導致不能施工,在此情況下承包人僅僅以雙方未就訴爭材料價格達成一致拒絕繼續施工,顯然不當。

     

     

     

    結語:在采用工程量清單計價的招投標工程中,“已標價工程量清單”特指承包人投標時標注價格的工程量清單,承包人應對“已標價工程量清單”中標明價格的準確性負責,“已標價工程量清單”中未填寫單價的,可視為此項費用已包含在已標價工程量清單中其他項目的單價和合價之中。而未通過招投標所簽訂的單價合同,部分項目未填寫單價的,宜視為雙方沒有約定,雙方應通過再協商或按照工程慣例確定單價。

     楊麗

    微信公眾號來源: 建設工程造價法律合作聯盟

     

    另类人善交video
    <table id="mmnsz"><strike id="mmnsz"></strike></table>
    <track id="mmnsz"></track>

    <p id="mmnsz"></p>
  • <pre id="mmnsz"></pre>

  • <object id="mmnsz"><label id="mmnsz"></label></object>